分类 我们的距离,1435MM 下的文章

南京。
时隔三年,再一次站在这个熟悉的站台上。
左边直96太原,右边直92西安
物是人非花尽落,回望尽头满是伤。
遥望故人今不再,切念家乡杯酒时。
浊酒一杯言难尽,只在今朝相聚欢。
——@矿子,20120114


这是一段怀着不同心情的旅行。
以至于,窗外曾经看起来有些许忧伤的景色也变得温馨——昏黄的路灯下,应该也有一个孩子,背着书包,哼着小曲回家吧。 

也就是那个时候,一个默默的习惯,在途径一个叫做蚌埠的城市的车站时站在车门处行注目礼,似乎,是对那个十分短暂的经历的敬意。

也许以后不会再在这个城市的街道上行走,就像以后也许不会在那个被城墙围绕的城市的,带着泥土味道的城市的古老街道上穿行一样。
纵然,那座古城,留下的不仅仅是一个关于人生,关于爱情的记忆。

或许,只有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的状态下,才能再写出这种无关痛痒的东西——微醺,没有任务的第二天,各种老歌...

我们的距离,1435MM
1.0
 
第一次听说“西安”这个城市,是在初中时候的历史教科书上。
只是没完没了的背,六朝古都,历史名城,秦始皇,兵马俑,西安事变…那个时候甚至没有世园会的说法。
当然,也不会有关于她的记忆。
 
那是一个每天忙忙碌碌,朝着梦想奔跑的年龄,或是为了一个体面的大学,或是为了绿色军营,或是为了别的什么,然后写着一段痛苦的单恋。
 
上天终究是公平的,高考的失利,对未来的迷茫,充斥着整个夏天。
然后莽莽撞撞的,或是阴差阳错的报了西安的民办,听说,那所学校就在市区旁,听说那所学校很大。
就这样,我第一次踏上了这个叫做西安的城市。
 
那夜的火车,并不算是之前18年中距离最长的一次,同时也不是记忆最深的一次,窗外的风景都带着些许熟悉的感觉——而事实上,自己却从未踏上过这条铁路。
 
略显斑驳的月台,一辆绿色的火车,仿佛是老电影的场景,而后是迎面而来的城墙。
剩下的记忆,只剩下,找到接待处,上车,到校,报道。
还有就是幻想的破灭。
 
那个夏天,一次又一次的说服自己,还有机会,可以重来,为什么不回去高考。
这样的一种情绪,伴随着整个军训,休息的时候抱着被称作”不三不四“的地方买的大瓶矿泉水,跟那个距离和心一样遥远的她发着短信。
 
后来,我们总是为到底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见面而斗嘴。
两个都是那么较真的不肯退让的人。
我说,军训的时候我们连队在树下休息,你穿个黄色T恤路过,那是第一次。
她说,不对,应该是你当主持人那次。
 
她比我大一届,以至于,最开始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只是叫她学姐,后面互涮的时候,也会被他摸着脑袋说,小弟弟。
 
渐渐的,好似走出了那个年岁的阴影。
像是小说里那样,早起,上课,图书馆,跟宿舍的兄弟们结伴去食堂,看着隔壁桌的妹子。
 
那天,食堂门口小广场上的社团招新,是我们公认的第二次见面和说话,纵然每次抬杠我都说:那是第三次啊学姐。
那个时候一向清高的自己,不知为何停下来,要了一张报名表,然后参加首轮面试。
”面试哪个部门?“”还没想好,先看看吧“”要不你先试试技术部吧,问你几个技术问题“。
后面就是阴差阳错的混社团,但是那时候混社团只是为了寻找存在感。
 
那时候,西安在我的名词里叫”贼都“,因为随处可见的小偷。
那时候,依旧没有放弃离开这里的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