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瞎扯淡 下的文章

当夜晚的风已经有些寒意的时方才意识到,来京1年零9天,便是走过了一载春秋。
等当一切都熟悉后,回过头,似乎今天只是重复昨天的事情,通勤,工作,吃饭。算不上平淡如水,到也不至于“基情四射” 。

于是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一周一周,一月一月的走过,穿上了棉袄,脱掉了衬衣;穿上了帽衫,脱掉了秋裤;继而,马上要把棉袄翻出来迎来下一个轮回。
都说,年终总结是开心过元旦,大把拿年终的前提,而对于自己来说,年中的定义似乎与阴历阳历的“年”无关,更多的是切换到某一个新的环境的周期。

所以说,这可能才是真正的年终总结,只是这个总结写的好不好跟开心过元旦大把拿年终没什么直接关系。 

依稀记得,可能是最后一次跟她聊天,隔着电脑,似乎,不再会走在一起;
依稀记得,可能是最后一次跟她见面,一群人走在奥体公园,也许,不会再牵手;
依稀记得,离开上海的时候,独自一人站在车厢的窗前,可能,不会回头。

而后的日子里,今天重复着昨天的轨迹,偶尔心血来潮,便会在可控范围内换个线路——抑或是换个心情。
依旧从事着自己熟悉且喜欢的职业,在小时候最向往的地方。渐渐的被加入了“别人家的孩子”小组,也渐渐的成了家庭聚会时被长辈教育自家孩子“多跟着学点”的目标。

平淡中有着开心与不开心,如意与不如意,不过至少,每天都在期盼着新一天的到来,尤其是后半夜躺床上饿了的时候。

而后的秋天,大学时的好舍友与相恋多年的女友成亲,奔波千里的跑到大西北参加婚礼;
某个初夏的夜晚,被工作压抑了许久,终于在周五下班后的晚上坐着夜车回到贼都拉着基友吃串喝九度;
曾经以为可以相伴终生的她来来京探望,去了自己这辈子除了陪游绝对不会去的798——为何不多坐两站公交去铁博呢。

喝光了冰箱里的啤酒,室友也抱着被子去思念远方的妹子。

难以入睡。

过去的一年里,除了工作,除了计算着收入计算着房租计算着想买什么该买什么想吃什么想去哪溜以外,好似没有别的需要占用脑子思考的事情。而后感情,似乎变成了可有可无的非必需品。

老爸瞎操心的把手机号给了小区里的同龄妹子,在下班回家的地铁上有一没一的聊着,聊三虎,聊工作,聊小时候在同一个小区的轶事。
而后,便是各自工作的忙碌,没了下文。

很多次,看着成双成对的路人从身边走过。

感到了一些莫寞。

仲夏的一个傍晚,在匆忙的下班路上遇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但是这可能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看到她。
在公司附近的地铁站的扶梯上,她向上,我向下。

暂且就是,平淡生活中的一抹亮色吧。

_1030068.jpg


大学算是同学写的书到了,随手一翻居然看到了丰惠南路唐延路的桥段。
唔,唐城墙遗址公园,好似是当年比较适合散步的几个地方之一,后来的印象就是要在这站换公交或者去旁边的易初莲花买东西或者是公交路过。
最后的印象定格在,那年正月十五,跟飞机哥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在这里看烟火。
没想到,居然有同学写小说出版了,然后心里痒痒的:要不要咱也重启闷骚历史,继续写写文章啥的?

咦,八成是写不出来了。

剩下的就是等会吃完午饭,回宿舍收拾屋子,然后下午拉小车搬家,又要住回13层了,晚上的景色应该比5层好些。

然后今晚收拾完屋子就可以切换到夜猫模式了,毕竟不用考虑太晚回宿舍被保安抓住一顿问。

就这么着了。 

为了应对楼下快客趁着咱加班加到头昏眼花,收找零刷卡时没注意金额和零钞而乱搞的无节操行为,从明天开始改去隔壁联华,或者再隔壁的好德甚至是后门的罗森。

大妈,侬也嘎好意思回应我每次结帐后对你说的谢谢凸-_-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