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嗯 下的文章

夜空中最亮的星 - 逃跑计划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 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哦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哦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知道
曾与我同心的身影 如今在哪里
哦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在意 
是等太阳升起 还是意外先来临?

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 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哦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 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哦 夜空中最亮的星 哦 请照亮我前行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哦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哦 夜空中最亮的星 哦 请照亮我前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做得越多,屎盆子越多。
the more job you do, the more shit-bowl you will get.

这一年的冬天,京城没有下雪,居住了20载的小城也没有见到白色的雪花。
冬天温暖的像是春天一样,寒冷的空气里带着些许燥热,往年11月中就必须要附加的抓绒外套在来年一月的所谓数九寒冬里已经变成了可有可无的物件——有则上班一身汗,无则等车凉。

是凉,不是冷。

听说,京城落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所谓的年终总结,从2013年的最后几天,拖到了2014年1月,进而拖到了春节前,而后终于在马年的正月内成文。
重度拖延曾患者。

过去的一年,好似按着所谓上藏的安排一步一步走着。
有过说走就走的旅行,比如基友用原浆啤酒和考牛逼把我诱惑去了济南;
也有过不过一切的感情,比如一年光在京东借酒消愁就消了两三百瓶。
而后,也有着各种各样的遗憾,像是来京后甚至没有爬过长城没有逛过故宫没有去过圆明园。

最后,在看不到硝烟的战场上完成了最后一场没有胜负的战役。

末了,在高中母校的后山上,放过一包鞭炮。似乎是正式的祭奠逝去的青春。 

再见,2013。 

记得那年,6月6号的夜晚,睡得很香,5年后的6月6号的夜晚,却可耻的失眠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考前综合症潜伏期?

距离最后一次在教室里上课,也过去了3年有多,好似中学的后半程的人生就是一个加强版的混乱的不符合我朝国情的小说。

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一个看似与自己已经毫无干系的日子里趴在桌子上胡思乱想。
而高考,似乎只是明后两天各路新闻上的一个关键字而已。

只是而已。
以至,似乎明天毕业的就是自己。

已经不是可以闷骚的码字的年岁,甚至自己都会感觉到现在码字码不出来以前那种闷骚的思如泉涌的洋洋洒洒的感觉。
只不过是,对于这个特定的年月的特定的日子产生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总归是要叨叨两行。 

如果明天起床的时候,放在床头柜上的事考试袋,准考证上印着自己的照片。
会义无反顾的抓起来冲向考场,写着那些早已忘记的公式古诗单词,看着那些似懂非懂的图形题干参数吗?
我会。

我只是想,不要像是5年前那样给自己留一个口子。彻底死心也好,最后一拼也好,甚至是,终极怀旧也好。

怀念的是无话不说的同桌。
怀念的是简单枯燥的生活。
怀念的是那个年月的梦想。

怀念的是,我曾经经历过。 

高考的魅力不在于是否如愿考上心仪的大学,而在于一道题的对与错导致我们与某些人的阴差阳错。

无意中看到人人中与我有关的日志,看到了熟悉的人,熟悉的事。

那年的秋天,倘若重回考场,或许我们只是彼此认识。
只是熟悉的人已经不再熟悉,熟悉的事已成回忆。

陌生的依旧陌生,陌生的城市却渐渐熟悉。
在这个速度快到烦躁的城市,已经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被积淀下来,又有什么东西被风雨吹洗而去。
好似泛黄的照片一样的梦境里,断断续续的一遍又一遍的回顾着往事。
曾经已经忘记的事,在这不经意间被想起。

被想起,被铭记,或者某一天又一次被忘记。 

嗨,你好吗。 
,我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