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的冬天,京城没有下雪,居住了20载的小城也没有见到白色的雪花。
冬天温暖的像是春天一样,寒冷的空气里带着些许燥热,往年11月中就必须要附加的抓绒外套在来年一月的所谓数九寒冬里已经变成了可有可无的物件——有则上班一身汗,无则等车凉。

是凉,不是冷。

听说,京城落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所谓的年终总结,从2013年的最后几天,拖到了2014年1月,进而拖到了春节前,而后终于在马年的正月内成文。
重度拖延曾患者。

过去的一年,好似按着所谓上藏的安排一步一步走着。
有过说走就走的旅行,比如基友用原浆啤酒和考牛逼把我诱惑去了济南;
也有过不过一切的感情,比如一年光在京东借酒消愁就消了两三百瓶。
而后,也有着各种各样的遗憾,像是来京后甚至没有爬过长城没有逛过故宫没有去过圆明园。

最后,在看不到硝烟的战场上完成了最后一场没有胜负的战役。

末了,在高中母校的后山上,放过一包鞭炮。似乎是正式的祭奠逝去的青春。 

再见,2013。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